“你有本事一輩子別生孩子!”

  • 發布:admin
  • 時間:
  • 瀏覽:
“你有本事一輩子別生孩子!”
10月7日,一架從吉隆坡飛往武漢的飛機上,一對年輕人和一個帶著嬰兒的媽媽吵了起來。
嬰兒一直在哭鬧,打擾了周圍的年輕人,年輕人大聲喊話“管好孩子”,還稱“全飛機就你家孩子在哭”。
孩子媽媽回懟道,“有本事以后就別生孩子”,“你們兩個沒道德,我一直在管,一直在管,沒道德還好意思說,最好一輩子你們都別有孩子”。
事后孩子的媽媽說,她一直在試圖想辦法哄孩子,但是哄不住。
微博上的評論涇渭分明,有孩子的一波齊刷刷站母親,沒孩子的一波都贊年輕人罵得好。
有娃的說,帶孩子出行不容易,為什么不能多點包容呢?沒娃的說,影響到我就不行,憑什么要包容你。兩派就差下場約架了。
因為視頻是剪輯過的,我不能準確還原當時的場景,但我恰好經歷過類似的場景,我想來說一下我自己的感受。
那是大圣一歲多的時候,我們一家從三亞飛回北京,飛機晚點了快四個小時,起飛的時候已經快晚上10點了。大圣鬧覺,加上氣流顛簸,開始撕心裂肺地大哭。
我第一反應是心疼,覺得讓孩子遭了那么大罪。
第二反應是歉疚,因為延誤這么久乘客們已經又累又煩,想休息一會兒還被一個孩子這么鬧,確實非常非常的不好意思。
所以四面八方投來的不滿眼神我只能一一回應不好意思。
但是我心里真的比誰都急啊——相信我,愛孩子的父母都不會忍心看孩子哭成那個樣子的。
這要是在商場我肯定第一時間抱走了,但是飛機這種密閉空間怎么抱?那一刻特別無助。
我們一家人又抱又哄,滿頭大汗,已經使勁了渾身的解數。
直到二十分鐘后,他累了,頭一歪,在我的懷里沉沉睡去。
那二十分鐘——我是看了表才發現其實是二十分鐘——真像過了一個世紀那么漫長。
有孩子的人一定都經歷過這樣的場合,明白這樣的感受,但沒有孩子的人一定不懂?;故悄薔浠?,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。
換位思考,人家也沒義務懂你,理解你,人家只是嫌吵,因為確實吵。
但如果這時候有人不停站出來指責我為什么不管管孩子,我覺得我可能也會在那個時刻失控。
不管孩子和管不了孩子,絕對是兩回事。
管教不當造成的吵鬧,就是家長的問題。
以年齡為界,三歲以上的孩子在公共場合大吵大鬧,多半與家長有關。
而三歲以下的孩子雖然比較難哄,但如果夠有耐心,找到孩子的需求點并及時滿足,不能說避免哭鬧,但起碼有辦法盡量縮短吵鬧的時間。
我也經?;崢吹膠⒆喲罌藪竽植恢?,家長在一邊熟視無睹的現象。
這不是有了孩子就能理解的,說實話有了孩子以后我更不能理解了:你不但不在乎旁人的感受,連自己孩子的感受都不在乎。
前幾天去電影院看電影,有夫妻明明買兩張票卻帶孩子占三個人的座位,還有夫妻帶著倆孩子在后面大吵大鬧,其中一個小孩全程一直在踢我的座位,最后我忍無可忍回頭對那個媽媽說:麻煩您讓孩子不要踢了。
遇到這樣的父母,教育他就是在幫他。就是這樣的父母太多,才會讓社會對孩子群體充滿敵意。
而遇到非管教原因造成的吵鬧,有時候真的需要路人理解包容。
比如由于饑餓、驚慌、顛簸等原因造成的生理和心理不適,特別是兩歲以下的孩子還基本不會表達,溝通方式就是哭鬧,鬧起來那會兒,上帝來了都沒用。
別說兩歲了,大圣快四歲了,有時做噩夢或者憋尿醒來還大哭不止。
他是周圍人公認乖巧聽話的孩子,但如果他為數不多哭鬧耍賴的時候碰巧被你看到,你一定會覺得我之前的話純粹是吹牛,連帶著我寫過的所有育兒理論都是無用的。
飛機火車都是公共交通工具,公共交通工具就意味著任何人都有乘坐的權利,包括孩子,而有孩子的地方哭鬧是難免的。
只能說,有教養的家長會盡量想辦法安撫孩子,不給別人添麻煩,但孩子畢竟不是機器,一按按鈕就停。
如果有孩子哭就嫌煩嫌吵,你沒權利跟人家說“管不好孩子就別坐飛機”,只能建議你移尊去坐私人飛機,那里最安靜。
動輒就有人說這是中國孩子特有的沒家教,那只能說明你國外航班飛得太少,多去機場看看,外國小孩一言不合在地上撒潑打滾的多得是,旁邊的父母一臉淡然。
“你有本事一輩子別生孩子!”
不過對母嬰群體這么大的敵意,倒真是中國特色。
我記得有一年一對夫婦帶孩子坐飛機,給全機人寫信,并準備耳塞、糖果,希望得到體諒而成為美談。
不給別人添麻煩確實是美德,但帶孩子乘坐交通工具是父母作為公民應有的權利。
如果僅僅因為帶孩子就戰戰兢兢誠惶誠恐,甚至覺得自己有罪,這其實意味著文明的倒退。
連個孩子都不能包容的社會,能進步到哪里?
我有一次和一個單身的朋友一起出行,整列火車都挺吵,后邊的情侶一直大聲說笑,鄰座一位中年男子拿著ipad在公放電影。
但是不知道哪個位置傳來了一聲嬰兒的啼哭,她一下子就爆發了:吵死了,煩死了,我真是打死都不要孩子。
我覺得她集中代表了當下一部分年輕人對孩子的仇視,而這種仇視的來源其實也很好理解,就是出于對熊家長的反感。
點擊查看源網頁
沒養育過孩子的人,很難區別我剛剛說的兩種吵鬧。而對于他們來說,吵鬧等于熊孩子,沒家教,而每個熊孩子背后都站著一個熊家長。
他們對“熊行為”的認知和界定一天不變,對孩子的包容度也很難去提高。
胡適說過一句話:看一個國家的文明,只需考察三件事,第一看怎樣待小孩子,第二看怎樣待女人,第三看怎樣利用閑暇的時間。
坦白說,我們的文明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。
而母嬰群體想改變社會的偏見,還是要從自己做起,別去做傳說中的熊家長,一點一點改變別人的印象。
想要別人理解你,就先理解別人的不理解,想要別人包容你,就先包容別人的不包容。
也許等到有一天,別人有了孩子,就會懂得養育過程中的不可控。但當下,你要對他們說的是一句“對不起打擾了”,而不是“等你有了孩子”。
什么是理想、開明的社會狀態?就是我懂你的煩躁,你體諒我的無奈。
有娃和沒娃的人不應該是水火不容的兩個物種,而是一條船上守望相助的共同體。
我看到哭鬧的孩子和手足無措的母親,會走上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幫上忙。
其實也是幫助我自己。

猜你喜歡

皇家試管醫院專家推薦